苏州行1

小马自从来了王府便很愁,愁的发慌,直到他遇见了一个好东西,叫做酒。

自王大仁的儿子们看到王大仁对小马的态度,小马的生活便离清修远去,今日这个表哥请吃饭,明日那个表弟请看戏,当然还有不可描绘的地方,小马素来不善于拒绝别人,虽然洁身自好,但还是免不了大开眼界,让小马惶恐的是自己道心渐渐不稳,准确的说,是心猿已现,意马难降。(请不要将心猿意马当作佛家专属,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东汉时代道教经典里面,后面全真教的修行与这四个字息息相关。中国的文化特色便在于兼容吸收,儒道释三家密不可分,所以历史上常有亦儒亦道亦僧之人。)

更让小马的愁的是,王美丽一夜之间性格大变,那个骄横、蛮不讲理的美丽已经不会出现在小马面前,当然小马不知道的是,那个美丽只是在他面前不出现,美丽每天缠着小马讲龙虎山的事情,让小马陪她练武,只能说小马忍得好苦。佳人在侧,怕是佛祖也会动心,更何况小马未经人事,年轻气盛,难啊。

小马,学会了酗酒,小马学会了泼妇骂街,小马学会了打官腔,小马学会了如何游刃有余的去哄女人,而这仅仅是王府一个月的特训,对比之前的小马,柳叶只能说小马还真是有大智慧,有些人就是这样,一个月可以做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

让我们现在应该称呼小马为老马,因为这是一匹即将成熟的马。

老马喝酒喝的很凶,越喝越能说,一个月的苦闷像倒垃圾一样,一股脑的涌向了柳叶。柳叶知道老马很想入红尘,这是每个人的欲望,无可奈何,可是二十年的修行怎么办?那高高的道还要不要?这事不仅老马迷惑,柳叶自己有时也很迷茫,但柳叶更清楚的是,这样下去,对老马的修行很不利。

“你这样不行,去其他地方逛逛吧。”柳叶建议道。

“我是去逃避吗?”老马道。

“当一个人陷入泥沼的时候,不要动,让朋友拉一把,跳出来不就可以了吗?凡世间不是所有事都能解决,让时间来解决一些事情,让我们去寻找世间更大的触动,其他的就交给三清道祖吧。”柳叶这话不仅仅是给老马说,也是给自己说。这练气化神之路可还远的很呢。

古人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既然来了杭州,那苏州就不得不去。不得不说,这苏州还真一妙地,那姑苏城的闲适淡雅,那太湖的静谧,那吴侬软语的柔美,都让老马和柳叶肆意其中。

老马和柳叶心情很好,正坐在一家酒楼论道,此时,冷不丁传来一句,“表哥,你在这呀,好巧。”

老马眉头一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巧,巧你妹的巧。明明是追来的好吧。

老马瞬间换了个脸色,笑吟吟的转过头,“表妹,你也来了,快坐快坐。”,柳叶在一旁憋着暗笑,自己在成都看了那么多次变脸,都比不过老马的表演精彩。

“这位相比就是表哥的挚友柳叶哥哥吧,小女子在这给您施礼了。”,王美丽举止得体,娴熟异常,如果不是之前听老马说过,柳叶一准会被骗过去。女人呀,天生表演系高手。

“王小姐有礼了。”柳叶点头示意,柳叶对自己没什么好感的人都不很热情,因为假装应酬会使自己不舒服。

“表哥,你怎么自己来了,都不给我说一声,让人家好担心。”王美丽虽然语气柔和温顺,但是言语间还是咄咄逼人。

“哎,交友不慎呀,这货非拉我过来,我想着两个大老爷们带你也不合适,表妹莫怪,莫怪。”老马那一双大眼睛还真是让人信服,转眼间就卖了朋友,语句连贯,语气真诚,柳叶一听就知道老马早早打了腹稿。“表妹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多不安全啊。”老马并没有给美丽思考的时间,紧接着反问道。

“没有啦,富贵哥哥和我一起来的。”王美丽语气中带着撒娇,而在柳叶和老马的脑海里却浮现出母老虎撒娇的样子。

“那表弟呢?怎么不见人?”老马问道。

“哥哥刚才遇见了苏州李家的李坏,所以去叙叙旧。”王美丽道。

“李坏?这名字还真是亲爹妈起的。”老马听完便笑了。

“老马,你知不知道江南七大世家的来历?”柳叶听见老马的嗤笑反问道。

“偶,这名字还有什么隐秘不成,美丽你清楚吗?”老马问道。

“我不知道呀。”王美丽自己也很诧异,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两人纷纷看向柳叶。

“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有些事比较奇怪,所以随口问问。”柳叶微笑着道。老马却是知道,王美丽在这里,柳叶有些事不方便说而已。

        “李坏,李坏”,柳叶在心中将这个名字暗自念了好几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