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的力量》——苏州法院2017年度典型案例精选(三)

王某诉柏某强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基本案情]

王某与柏某强、刘某珍、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苏州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由王某向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

2016年12月29日21时30分左右,被告柏某强驾驶苏E2Q××E小型客车在苏州工业园区东延路民生路路口由西向北左转弯时与由西向东在人行横道步行的王某相碰撞,致王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柏某强负事故全部责任。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权人造成他人人身伤害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根据保单显示,涉案车辆在被告平安苏州分公司投保的交强险明确的保险期间为自2016年12月30日零时起至2017年12月29日24时止,事发时间不在上述保险期间内。但是根据保单载明的事实,保险公司收费确认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18:52时,保单确认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18:52时。即本案事故在2016年12月29日21:30时发生前涉案车辆已向平安苏州分公司缴纳了相应的保费,保单已经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三条规定,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保险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规定,保险人接受了投保人提交的投保单并收取了保险费,尚未作出是否承保的意思表示,发生保险事故,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请求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符合承保条件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就本案而言,事发时,相关保费已收取并且保单已确认。该情形比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应支持承担赔偿责任的条件更为完备。举重以明轻,虽事发时间在保单载明的保险期间之前,根据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平安苏州分公司仍应依交强险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本案当中王某的各项损失均未超过交强险的限额,相应损失均应由被告平安苏州分公司赔偿原告。即平安苏州分公司应依交强险赔偿原告21077.18元。另本案诉讼费用200元应由被告柏某强、刘某珍负担,事故后刘某珍已垫付原告4360.33元,未免当事人讼累,刘某珍垫付的上述费用与应负担的诉讼费用折抵后,平安苏州分公司应返还被告刘某珍4160.33元,支付原告王某16916.85元。

被上诉人王某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服从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柏某强、刘某珍未作答辩。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的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保单收费确认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18:52时,保单确认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18:52时,打印时间为2016年12月30日9:21时,本案事故发生在2016年12月29日21:30时,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尚未收到正式保单,无法对相关的保单内容提出异议。平安苏州分公司认为自保单确认时间2016年12月29日18:52时至2016年12月30日0时止,保险车辆发生事故,不承担保险责任,属于免责事项,但平安苏州分公司在收取保费前未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被保险人注意,并作出明确说明,该免责条款对被保险人不产生效力。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规定,保险人接受了投保人提交的投保单并收取了保险费,尚未作出是否承保的意思表示,发生保险事故,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请求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符合承保条件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综上,涉案车辆的被保险人已向平安苏州分公司缴纳了相应的保费,保单也已经确认,故平安苏州分公司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赔偿责任。

王某的收入证明载明月收入8500元,但并无相应的银行打款记录等证据印证。考虑到王某有相应的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结合王某的诊断证明肋骨骨折,一审法院认定按道路运输行业标准年收入61579元标准计算三个月的误工费,并无不当。故上诉人平安苏州分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主要涉及保险公司“零时条款”的效力和保险期限起算点的问题。本案法官通过利益衡量,从立法精神出发,认定保险公司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被保险人注意并作出明确说明的“零时条款”无效;并依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精神,认定保险公司收取了投保人的保费后,尚未出具正式保单,投保车辆出行发生交通事故,虽然交通事故发生时间不在保单上载明的保险期间内,但保险公司仍然应对保险事故承担赔偿责任,这实际上将保险期限的起算点提前到了缴纳保费之后,体现了法律对公民生命健康权的尊重和保护,也体现了法官的裁判智慧和司法担当。从社会效果看,本案对保险行业“零时条款”的行业惯例予以了否定,体现了保险公司的利益对公民生命健康权的让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