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之夜

2018年第17篇文章

welcome


· 苏州之夜 ·

苏州市的市区从没有像今天一样热闹。

家明坐在公交车后座,看着窗外绮丽的霓虹灯才想起来,今天是中秋节前夕。工作下班的人都赶着这一天回家团圆。路上的车就像一只只甲壳虫,在马路上撺掇、爬行,横冲直撞的。它们提着嗓门,带着喜庆的鸣笛,仿佛都在庆祝这“古老又伟大”的节日。

家明也是其中一员,只不过他得从终点站坐到起点站。这是离开苏州五年以来,再一次坐这么久的车。家明更不习惯的是车上那种洋溢着节日前夕的欢乐氛围。

南方小城其实很奇怪的,不大的城市里,你也能在公交车上遇到老乡和熟人,有见了面会尴尬的旧情人,甚至还有想见又见不着的梦中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家明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哎呀!好久不见呐。”

“真是巧!你也在6路上。”

“我么看到你在群里说今天去二小那边打球,所以也出来转转哇。”

“就是为了偶遇哇。”

“是的哇,就是为了偶遇。”

家明很羡慕他们的偶遇,但一点也不惊奇。两个中年人真的就像说好的一样,也挤在后座,开始聊起天来。

他们说着自己的工作,说着自己的孩子,说着在城市公园里看到的流浪狗是怎么和自己家的狗打成一片,说着家明不感兴趣的一切话题。

但是,这辆车依然载满着“回家”的气氛,其乐融融。

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中途上来的老阿爹和老阿婆们和家明去往的目的地是一样的,他们每天从西山村坐公交车进城,更多是为了享受在车上和老朋友唠嗑的时光。

有一个老阿爹带着孙女来到后座,他把孙女抱在自己的腿上,还不忘和邻座的同村人打招呼。

“囡囡啊,快给阿婆打招呼。”

“……阿咿呀无……”

“你们家囡囡不认得我了哇。”

“哈哈,认得的认得的。”

后面很长一段话家明都没有听清他们在讲什么,因为家明其实并不懂苏州河,更别说是西山村里的话。

家明听不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另一只耳朵正带着耳机听歌。

有节奏的摇滚乐暂时解救了家明,他开始观察着车厢。摇摇晃晃的把手就像过节吃的腊肉吊在两排乘客的斜上方。它们摇晃的节奏还和耳机里的音乐一致,这时家明感觉是愉快的,因为没人看到,那个张着嘴睡觉的人,正好对着一个把手。

跟着节奏摇头晃脑的时候,家明竟然开始用肉眼把车厢划分成以前班级里上课的几个区域。比如“重灾区”,就一定是后座的位置,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嘴,张的大大的,头,昂的高高的,就像一个随时蹦出几千个字符的喇叭,他们高谈论阔,把短短车程当做一次郊游。

车厢中部,是一些安分守己,面无表情的人,他们偶尔会发出声音,而那些声音多半来自他们的手机。那些声音来一种工具,他们的手机。

车厢前排,家明觉得很难分类,他们大多数时候是和家明一样的人,偶尔会有低头看手机的人,再有“漏网之鱼”,就是当那些老乡、熟人也坐到了前排。

家明看到前排一个女人正在大口吃一个西红柿,她专心致志,动作利索,甚至不顾旁边的人正向另一边的伙伴炫耀这是他们自己摘来的。

果然,家明都看到西红柿皮上的土。

这条路开的其实不是那么平缓的,必经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地铁已经修了三年半了,还是没有修完。前几天暴雨让施工的地方积满了水。

家明看到积水塘里月亮的倒映,它明亮皎洁,像一个害羞的姑娘微微颤动,消失又浮现。家明又抬头望了一眼天,月亮却躲在云层里,朦朦胧胧。

那些一定没有发现,其实水塘里的月亮更圆更亮更清晰。

家明想着想着,有了困意。这时远处,晃过一道强光。

“嘀—— ——”一声长鸣穿过家明的耳朵,它伴随着一股力量,仿佛要把人都吸走。

家明惊醒。

随着喇叭声的瞬间消失,这辆行驶在回家路上其乐融融的公交车,也跟着静谧的夜,一起消失了。

-End-


     /

 虚构时间

一个写字的

緑   怪 

希望你开心/不愿你伤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