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大运河(苏州段)生态文化价值及保护建设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生态文化价值及保护建设

张一新,陈雪,吴志杰

第8期

2018年8月27日

内容摘要

京杭大运河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水利工程,对流经区域的城市发展和生态文明产生了深刻影响。无论从城乡发展或文化遗产的视角来看,运河的历史文化、生态环境以及保护建设,都是沿线区域和城市发展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本文以京杭大运河苏州段为例,梳理了大运河苏州段的历史沿革、文化脉络和保护建设现状,从经济、文化和生态角度出发总结出大运河苏州段的历史价值。主要结论如下:现阶段,大运河苏州段在沿岸规划建设和遗产保护方面仍面临严峻的水环境治理挑战,急需在理论基础上进一步探寻具有苏州特色的大运河可持续发展策略和方法。研究认为应全面协调主体利益,从整体上构建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及生态系统修复的规划体系及保障机制,以文化发展产业化和生态环境绿色化为纽带,建立绿色低碳可持续有特色文旅产业的京杭大运河生态经济带。

关键词:京杭大运河 生态治理 文化遗产 保护规划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基本概况

京杭大运河肇始于春秋时期,形成于隋代,发展于唐宋。大约2500年前,吴王夫差挖邗沟,开通了连接长江和淮河的运河,并修筑了邗城,运河及运河文化由此衍生。到了隋朝,隋炀帝动用了200余万人,开凿贯通了从洛阳通往涿郡(今北京)的永济渠,及从洛阳到扬州再连接杭州(余杭)的通济渠、邗沟和江南河。大运河经过唐宋时期的发展,元代又在山东开凿济州河、会通河,在北京、通县间开凿了通惠河, 最终在公元1293年大运河全线通航,漕船可由杭州直达大都,成为现代京杭大运河的前身。大运河北起北京,南到杭州,途经京津两市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四省,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约1794公里(图1)。大运河的开通改变了中国不同地理环境的区域联系,形成了一个南北东西全方位的水网,这直接带动了运河沿岸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的崛起,对中国南北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发展,特别是对沿线地区工农业经济的发展起巨大作用,是中华民族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

除国人熟知的北京、扬州、杭州等京杭大运河重要节点外,其中的中心城市苏州,亦处于江南运河的中心位置,大运河的兴起和衰退给这座古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2014年大运河项目成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苏州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近期苏州市委市政府已将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定义为一条滨水风情人文带、旅游休闲观光带、防洪排涝安全带、海绵城市建设示范带。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北起苏锡两市交界的新安沙墩港,向东南方向至石湖北,转向东行至苏州城东宝带桥后折向南行至太浦河,先后流经相城、高新、姑苏、吴中、吴江5区,总长度约80公里(图2)。沟通河道包括山塘河、上塘河、胥江、平江河、环城河和古纤道,是苏州河道活水的重要来源。苏州是运河沿线30个城市中唯一以“古城概念”申遗的城市,呈现出大运河独特的城市历史文化景观。

图1 京杭大运河路线图

图2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河道及遗产点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历史研究

1、历史变迁

通过梳理大运河苏州段的历史变迁,亦可探寻其历史文化价值(表1)。据史料记载,大运河苏州段水道最早开挖于春秋时期,是江南运河的雏形。期间历经修筑、疏浚,保持了基本走向,至今仍在交通运输、文化旅游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是古代运河开凿与应用技术的突出范例。大运河苏州段通过作为运河主航道的山塘河、上塘河、胥江、护城河以及盘门、阊门等水门与苏州内城水系连为一体。苏州古城水网是古代大运河的水系之一,古城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大运河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水城苏州是大运河独特的城市文化景观,是古代筑城与水利技术融合的杰出典范。

2、文化解析

大运河苏州段沿岸文化繁荣,可概括为桥文化、米市文化、驿站文化、宗教文化和军事文化,典型的文化遗迹有亭子桥、彩云桥,枫桥米市,横塘驿站,寒山寺和铁岭关等。运河孕育两岸文化,文化反哺运河发展。桥连接了运河两端的交通,枫桥形成了江南最大的米粮传输中心,驿站为古代传递官府公文或来往官员歇宿换马提供场所,寒山寺通过运河促进佛教的传播,铁岭关是苏州城唯一保存的抗倭历史遗迹(表2)。

3、经济价值

苏州因运河而盛,明清时工商业空前繁荣。据《吴县志》记载:“金阊一带,比户贸易,负郭则牙侩辏集。”明嘉靖时郑若曾说:“天下财货莫不聚于苏州,苏州财货莫不聚于阊门。”清乾隆时,孙嘉淦游历苏州,亲眼所见是:“阊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水流,列肆招牌,灿若云锦。语其繁华,都门不逮。”当时,苏州是全国的经济重心,而阊门是苏州的经济重地(表3)。

资料来源:康熙《江南通志》卷七《田赋》,康熙《浙江通志》卷一四《田赋》。

说明:1.表中所列反映的年代,苏松常镇江五府为康熙二十二年,嘉湖杭三府为康熙二十年。

     2.表中所列苏松常镇江五府的银米数包括了闰年增加数,但未计入不在丁田外数,估计无大出入。

近代以来,苏州段运河仍是苏州地区水运交通的主要通道,运河两岸培育了苏州的许多新兴工业区。据资料记载,苏州“一园三区”(苏州工业园区、苏州新区、吴中开发区和吴江开发区)均依托运河而生,运河的发展为苏州各开发区的迅速崛起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为苏州城乡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可靠的保障。

4、生态价值

京杭大运河虽然是人工开凿,是对原有自然环境的改变,但是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改变的自然环境也在变化中逐渐形成一种相对稳定的机制,是“一个独特的、有着广泛影响的半自然的生态系统”。运河廊道长期横跨南北多种不同类型的自然、半自然、人工生态系统,通过长期跨越陆地-水体-城镇-农田复合系统的能量、物质、信息的流动和循环,河道与河岸界面系统及联接的小流域本身形成了复杂、影响广泛的大运河流域生态系统,形成了自身的生态调节能力。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我国东部连接南北的重要景观廊道和流域生态网络。

运河两岸的郊野环境也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运河河道两侧郊野中的一定范围内的农田、林地、护坡、湿地、池塘、溪流等自然景观及原生的乡村建筑景观,目前主要分布在苏州南部吴江境内。

图3 大运河苏州段沿岸生态环境

5、综合价值

苏州历史悠久,吴地文化独具魅力。通过梳理历史变迁、文化遗迹和经济价值,总结大运河苏州段的历史价值包括5点:①苏州是京杭大运河的发祥地之一,为南北大运河的开挖和形成奠定坚实的基础;②大运河苏州段工程浩大、技术复杂,见证了我国古代先进水利工程的杰出成就;③大运河苏州段是古代漕运的重要源头,为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④大运河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发展,孕育了特有的运河文明;⑤大运河苏州段是苏州城区重要的自然生态系统,在提供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呈现沿岸江南田园风光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保护建设

1、大运河沿岸建设现状

大运河苏州段目前建设情况较为复杂。从河道两侧用地性质看,运河苏州段跨越苏州多个行政区,各类用地相对混杂,以居住、工业、仓储用地为主,景观风貌较差,滨水绿地不连贯,沿河驳岸景观衔接较弱,难以发挥整体景观效应。在道路交通方面,两侧道路多为快速路、城市主干道穿插,城市次路及支路相对较少,道路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滨水地区可达性有待进一步提升。在景观绿化方面,运河苏州段滨河绿化以防护性树种为主,部分地段由于缺乏维护,已被居民改作自耕菜地,缺乏整体景观设计,景观层次相对单调,难以凸显运河历史价值。沿河驳岸为满足航运功能,基本以直立石砌驳岸为主,缺乏生态性自然驳岸,驳岸类型有待进一步丰富。在历史遗存方面,运河苏州段沿岸有多处历史遗存,包括省级文保单位、市级文保单位多处。各历史遗存尽管分布于运河苏州段两侧,但由于缺乏整体设计,历史遗存之间缺乏有效串联,难以发挥整体价值。在建筑风貌方面,运河苏州段沿岸建筑风貌十分杂乱,公共建筑、工业建筑、仓储建筑、居住等,各类建筑风格迥异,缺乏相互协调,部分地段建筑破败,严重影响运河整体风貌。

2、大运河水环境治理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的增长,京杭运河许多河段面临水生态和环境恶化的局面。如水资源严重匮乏、水污染现象日益严重等,实施了许多非生态或生态不友好的工程项目。从水质环境来看,已有研究表明,京杭大运河苏州段水质遭到不同程度的污染,目前影响水质的主要污染物是以氨氮、总磷为主。从氨氮浓度变化情况来看,京杭运河下游出水水质优于的上游来水水质,其中胥江来水对下游水质改善起到一定作用。据污染源调查,苏州段区域内工业源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由企业自建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直接排放入河的工业污染源;另一部分是由城市污水处理厂、工业废水集中污水处理厂处理的工业废水,这部分污染物计入污水处理厂的污染物排放。此外,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镇人口的快速增长特别是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使生活污水量和生活污染物排放量剧增也是苏州段水质污染的重要原因。

3、大运河遗产保护实践

大运河苏州段的物质文化遗产包括水利工程及相关文化遗产、聚落遗产、其他物质文化遗产以及生态与景观环境四大类。其保护工作涉及到文物、水利、环保等诸多部门,文物保护、城市规划、社会经济、生态建设等多个领域。近年来,苏州市政府对运河苏州段的遗产价值、保存现状、保护现状、利用展示现状和管理现状等进行评估,并从展示、宣传、教育,利用、管理和规划控制等不同层面提出整体保护措施。并通过出台系列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政策、编制《运河文化遗产展示规划》、《运河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运河物质景观环境规划》、《运河滨水环境保护规划》等多项遗产保护专项规划,加强对运河遗产的保护和管理。

综合分析大运河苏州段的建设现状,水环境治理情况及保护建设实践情况,尽管运河苏州段沿线经过多次规划及设计,苏州段河道经过多次整治,但由于缺乏全域整体设计,各规划难以有效落实,河道整体水环境提升不容乐观。具体而言,大运河保护建设现状仍存在以下问题:①各类用地混杂,生产、生活空间相互干扰;②道路体系不完善,滨水空间交通可达性较差;③运河岸线多为直立石砌驳岸,主要为满足航运功能,整体相对封闭,公共开放性较弱;④景观风缺乏整体设计,风貌较差,难以展现运河历史价值;⑤文化展现不足,各历史遗存缺乏有效串联;⑥生态价值有待挖掘和提升,加强水环境治理迫在眉睫。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发展趋势

作为历史瞩目的伟大生态工程,京杭大运河在中国文明历史上发挥了重要的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功能,现在仍是沟通中国发达地理区域的连通轴心。大运河不仅是集航运、灌溉、防洪工程于一体的水利工程,更是展示传统文化与生态景观的窗口,“申遗只是过程,保护和发展才是目的”,京杭大运河苏州段自身所具有的功能性决定了其文化产业化发展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如何将大运河苏州段的堤防加固、环境保护、景观建设、产业开发结合起来,既满足水利工程功能需求,又充分保护和展现沿线文物遗产,还能实现合理的产业化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目标,是大运河苏州段与苏州古城发展面临的新挑战。

大运河保护开发工作与运河沿线城镇地区的发展都有着密切的关联,因而需要通盘考虑运河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全面协调利益相关主体,并从整体上构建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及生态系统修复的规划体系及保障机制,编制和出台一系列能够全面协调和长期指导大运河保护与发展的制度体系,谋求遗产保护与文化、经济、社会、生态环境多方面的和谐发展关系,构建友好型社会环境,建立绿色低碳可持续有特色文旅产业的京杭大运河生态经济带。

END

作者信息

张一新副教授

西浦淮安新型城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西浦苏州城市与环境研究院院长

西交利物浦大学健康与环境科学系副教授

陈雪

西浦苏州城市与环境研究院科研助理

吴志杰

西浦苏州城市与环境研究院科研助理

声明

《西浦智库报告》均为西浦智库原创,版权及其他一切相关权利均属于西浦智库所有。

未经西浦智库的明确授权和许可,任何单位、个人或媒体不得对本公众号的文章及其他信息资料予以复制、转载,西浦智库将依法追究违者的法律责任。

对于需要复制、转载本公众号内容的,请及时与本公众号联系。对于经西浦智库明确授权和许可使用的文章及内容,使用时请注明文章或内容源自“西浦智库”。

西浦智库

国际化西浦的中国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