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苏州人的傲气. 这是穹窿山的“专治各种不服”

这是苏州人的傲气. 这是穹窿山的“专治各种不服”

当外地朋友不屑地表示:“这就是苏州最高的山?341.7米也叫山?”请你记得在“穹窿山”三个大字下合影,然后把他踹下车。穹窿山,专治各种不服。第一式:看好脚下路当乾隆到穹窿,遇到御道穹窿山的初阶疗法:还没入门就开始攀登。顶着烈日,先登20级台阶才能检票进门。进门后,要先扛着热度走过最前段的山道,坡道陡,没几分钟就大汗淋漓。登行十多分钟,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心脏几乎要跃出喉咙口,这是穹窿山给的第二道下马威,服气的赶紧在凉亭歇一歇脚。凉亭往上走走停停十多分钟,在车行道的后侧,是乾隆御道的入口处。这是徒步者的偏爱,也是乾隆皇帝六临穹窿山时的必经之路。全程是坑坑洼洼的砖块路,青苔隙草填补了剩余的空间。路边的小野花开得热烈,坡道时陡时缓,溪流在一侧隐现。这条坡度刁钻的道路被密实却透风的竹林包裹着,热度不再,风过竹间送来阵阵清凉。第二式:在苏州看“海”土地祠前的竹林绿海沿着御道向上走不多久,就能远远地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