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的雪

苏州的雪

(文)王建东苏州的雪苏州,古称吴,又称姑苏。印象中,已经不记得第一次来苏州具体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是个冬季,到苏州的时候正在下大雪。苏州的冬天,最冷也就是大概零度上下吧,所以苏州下雪的时候不像北方那样,人们出门可以不用打伞,雪花落在身上而不化。苏州的雪中间夹杂着雨点或者冰雹,飘然而落,地面上也很少能有积雪。纷纷扬扬,似乎用来形容苏州的雪不是很恰当。苏州下雪的天气,一切景色仿佛都变了原来的模样。站在金鸡湖边上远眺,远处的小山丘仿佛被镶嵌上了白边,那是树枝上沾满了雪花,融化后又冻成了冰枝,晶莹剔透,恣意伸展着。湖面在岸边白雪的衬托下,变成了深褐色,水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越发显得水中的水草成了墨绿色。苏州的虎丘塔,从远处丛林之中冒出一点点尖来。塔顶渐渐变成了白色,远远望去,仿佛戴上了一顶柔软的帽子。塔尖周围的丛林,也慢慢变成了白色,随着山丘的起伏,好像一幅巨大的帷帐一般。苏州自古就是一个文人...

苏州——宁静的向往

苏州——宁静的向往

苏州是一个很安静的城市。可她的夜晚却不那么安逸,像活泼明亮的女子热烈地欢迎着我们的到来。平江路是一个日夜不眠的古街,不似山塘街那般有名,却不同于大都是油腻食品的小吃街,着实有自己的一番风味。平江路上有两三家“桃花源记”,如店名一般,它安静惬意,没有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也没有社会中的险恶人性,更没有家庭关系中藕断丝连般的纠纷,吸引着许多的外来游客。这种看似避世的桃花源令我十分向往。现在这世上大概也有很多人想找这么一处宁静闲适的地方度过余生吧。苏州还以“甜”字闻名,无论是平江路还是山塘街中所卖的甜粥都让人垂涎欲滴。甜粥甜粥,大家都会以为这是一碗热乎乎烫滚滚的糯米粥吧,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它是一碗冰爽可口的桂花鸳鸯粥。清香扑鼻的桂花味,甜而不腻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江苏的松鼠桂鱼也最为出众,是街边大大小小的饭店里必有一道招牌菜。都说要了解一座城市就要先去它的博物馆。白粉是博物馆的主色调。那些在苏州到处...

苏州:探访一场关于姑苏的故事……

苏州:探访一场关于姑苏的故事……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金庸迷我是个金庸迷,完完全全的金庸迷。少时读《天龙八部》,喜欢呆傻却又痴情无二的段誉。特别喜欢向来痴一章中金庸描写的关于姑苏城中的种种风情,吴侬软语,烟波浩渺,有清秀美丽的少女阿碧撑着小舟缓缓划水而来,唱着江南小曲,歌声悦耳。段公子与两位小女子静坐小舟上,信手采莲,剥开即吃,入口清甜。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向往。那时,就牢牢记住了“姑苏”这个地方,它是我关于江南水乡的最初想象。等到长大,终于知道了原来所谓的姑苏就是苏州,但我仍旧固执的称它为姑苏,或许是有一种浓浓的江湖情怀在吧。所以,我想去苏州走一走,圆自己的一个少年梦。姑苏风韵:平江路每个旅游城市,大概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街巷,沉淀下历史的味道,又融合进城市的新气息。比如,上海的田子坊,北京的南锣鼓巷,扬州的东关街,成都的宽窄巷子……因为我是下午抵达的苏州,所以我先去探访了这个集美食,创意文化街,古镇风光于一体的苏州平江路。...

苏州自由行

苏州自由行

2018年11月27日夜乘大巴抵达苏州,次日上午我们来到苏州博物馆,这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杰作,曾在凤凰台看过专题报道,但还是震撼于他的大手笔。博物馆的外观与周围传统建筑融为一体,白色的墙壁,类似徽派风格。馆内,沿着粉壁,在黑色的碎石上立着巨大的奇石,每块奇石纹理就是一幅山水画,众多的奇石形成谐趣的山水。而奇石旁是一泓清水,水中的倒影与实景交相辉映,别有天地。馆中楼堂,洁白的墙壁,黑色的线条,像纸糊的楼台亭榭,简洁而有层次感;衬着蓝天、幽篁、碧水,就是一幅淡雅的立体工笔画。新颖别致,独步当代建筑。馆中陈列的多是珍品。比如说古色古香的曼生壶,所谓“曼生壶”是清代文人陈曼生与宜兴制壶艺人杨彭年合作,“字依壶传,壶随字贵”,文人、艺人珠联璧合,充满雅趣。再如“锦鸡图”,图上题“宣和殿御制并书”,是宋徽宗的画作;他的字被称为“瘦金体”;他的绘画、书法、诗词均有很高的造诣。他的丞相蔡京更是了得,文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