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随笔】樟林清代苏州园林,奇妙蓝色蕴藏红头船航路

西塘清末民初已是观光胜地

《樟林沧桑录》载,樟林庭园,有名称的共有五十多处,以塘西之西塘最大最美。

嘉庆四年(1799),洋船主林泮在营建了30多间大夫第后,将樟林塘西池畔一块荒地辟为别业。取名“西塘”,有可能因为选址在大塘之西。西塘的匾额墨迹犹新,林泮就因“通匪案”被处决,财产充公。光绪年间,荒废的西塘被南社乡红头船主洪植臣以2000银元购入,延请工匠扩建为苏州园林,称洪源记花园。

潮汕名园“西塘”

西塘匾额,嘉庆四年六月吉旦立

西塘占地亩余,小巧玲珑。无围墙设计,借来外景,空间无限延伸,在讲究“外封闭、内开敞”的潮汕民宅中相当罕见。塘水通航外河,水路轻舟出入。园中符翕题诗的边款为证:“甲午孟春既望,驾舟西塘访植叟,留饮住宿,濒行题诗于石。”符氏是洪植臣的友人,春游泛舟,就这么“漂流”到西塘。

符翕题字“挹爽”

小桥将池塘一分为二,留下“双池荡月”之景

据黄光舜《闲堂杂录》记载,西塘在清末民初已是观光胜地,有三条游览路线。从布置有唐寅、陆润庠、何绍基等人的真迹的西部厅堂出发,经过中庭的假山“秋天长天”,假山上有一座琴台层塔,山下的岩洞养过一只鹦鹉,白衣胜雪,还会吟诗,胜似文人灵魂伴侣“鹤”,岩洞因而得名“鹤巢”。再进入东部幽静地带,临水而筑的船厅式书斋收藏有一部《二十四史》,推窗是一幅田园水乡图,读书品茗更有意境。漫步卵石小道,穿过月洞圆门,园中芝兰幽沁,移步换景,别有洞天。20世纪80年代,洪氏后人在西塘开设照相馆,无数樟林人在这里留下“小影”(相片)。

假山上的琴台层塔,曾是一代樟林人的最佳留影背景

由潮州民间传说改编的电影《无敌鸳鸯腿》(北影,1987年)在西塘取景

潮汕红头船贸易三角商路

林泮的洋船、洪植臣的洋船、红头船,是同一种船,正式名称“行舶艚船”。“舶艚船”是一种高桅大型木帆船,每艘载重自数十吨至两百余吨不等,白腹黑眼,如鱼出没风头浪尖。清政府规定,粤船船头漆成红色,“红头船”俗称由此而来;澄海一带称为“洋船”,顾名思义,出远洋的船。

澄海红头船公园巨型石雕(唐大禧作品)

嘉庆《澄海县志》载:“候三四月好南风,租舶艚船装所货糖包,由海道上苏州、天津。”潮汕地区是清代国内最重要的甘蔗种植区,白糖、红糖是最重要的输出品,而以苏州为中心的江浙地区处于重要中转环节。潮汕蔗糖销往苏杭,换取丝绸布帛,或再北上奉天采购豆类,国内航线最长需要半年时间。

国际航线顺风时候航程相对校短。由于清政府奖励运米两千石以上者顶戴,发放造船执照,免除米船的压舱货税,在这项优惠政策下,大米贸易形势大好,解决了缺粮的问题,随之而来的还有东南亚香料、高级木材等。同时,潮汕土产瓷器、潮绣、菜籽、竹器、草席也进入跨国贸易体系。浩浩荡荡的船队出入樟林港,船帆随航道改向急转,犹如书页连翻,这就是樟林八大景点之一的“仙人翻册”。

由旅泰红头船商人引入樟林的名果“林檎”

海上丝路的多元文化交流

经济往来的背后是文化交流,商人成为传播媒介。北线上的潮商,将妈祖、昌黎韩夫子等潮汕神祗带到苏州的会所——“潮州会馆”祭祀,加入当地的神明崇拜名单;潮阳妇女模仿苏州妆容,樟林的船主们则在本地精心设计苏杭式庭院轩馆,园林书斋化,使用“山房”“轩”等苏式命名。曾经侨居金陵、往来吴中的洪植臣,也在这股潮流中将西塘改造为苏州园林,邀来南京师爷府的符翕重温姑苏一梦。

“移步换景”的苏州园林

那座招待了符翕的厅堂,被西塘人称为“番仔屋”。番,番外也,番仔屋是潮汕地区对有外来文化色彩的建筑的统称。西塘的番仔屋涂漆着一种清浅的粉蓝色,一色到底,清澈淡雅,与潮汕地区传统装饰中高饱和、高对比的“红梁蓝桷”、嵌瓷壁画截然不同。这种粉蓝遍布于西塘的门窗、梁架、亭台,乃至整个樟林的各种建筑中,犹如现代城市的统一规划。

六角亭粉蓝色月梁

番仔屋粉蓝色房门

蓝色风靡从何处来?答案在红头船的南线航路上。“樟林蓝”其实是南洋蓝,流行于东南亚一带,泰国王宫、柬埔寨寺庙、新加坡克拉码头,随处可见,最为著名的就是电影《情人》当中的越南蓝屋。过番潮人将潮剧、粿条汤、大峰祖师信仰等等带到了东南亚,又将“南洋蓝”搬运回樟林,毫无违和感地植入苏州园林中,成为跨文化交流的建筑案例。

樟林起凤陈公祠哲谋广居书斋,整座建筑为粉蓝色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非本公众号立场。)

欢迎投稿

关于文化艺术,关于潮汕文化,如果您有独到的看法,欢迎您投稿至《文化随笔》栏目,聊聊您的感悟吧。

注:投稿需留下详细联系方式,方便小编与您沟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