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访友

晨跑 | 腹肌进阶简化 77

午抄 | 补抄《菜根谭》

漫记 | 文章错误更正

昨晚文章最后一段:“努力地拿着放大镜边看边着”,“着”应为“写”。

晚读 | 苏州访友

读史铁生《我与地坛》

上午,去山塘街,奔着琴川旧书店来的,可惜没开门,多少有些遗憾。这时,一朋友发来信息:在哪呢?发个定位过来。

发信息的朋友是大学同学,曾经在文章中提到过他,具体哪篇文章忘记了,记得当时在文中说,大学毕业只身一人来到苏州,和别人同租一个床位,在我前几年生活事业处于艰难时期的时候,经常主动打来电话…说的就是他。

昨晚,已经和他约好,在我离开苏州前聚聚。约的虽然是中午,但他说可以提前把工作安排好,到时候就可以多聊一会。

自己没去成书店,这时刚好他发来信息,也算很及时。考虑到下午他还要上班,我让他告诉我他的位置,我过去找他。途中,为他的孩子买了份礼物。随后,便赶往他说的那个地方。

离得很远时,便看到他在挥手,我提着东西,连忙赶过去。“小草!”多年来他对我的称呼一直没变。“给孩子的小玩意儿!”我把东西递给他。他想客气一下,我抢先说:“咱们俩要是这样客气,我可要拿着东西回去啦!”说完我们同时笑了出来。“哦,对了,给!”他把另一只手里拿的东西递给了我,我一看,是一个刚洗的桃。“你太瘦了,吃这个补补…”

随后,他左手提着那礼物,我右手拿着桃,去往马路的对面。朋友说,马路对面有个餐馆,自己经常吃,今天也让我尝尝鲜。菜点好后,由于下午他要上班,没有点酒,点的饮料。

“在工作上,我们走的是两条路,”朋友把饮料倒进杯子,“你当年通过考试进入了教育系统,我没考,进了一般的公司,现在看都做得还可以,实际上各有各的辛苦。”

接着,我们便回忆起大学毕业后,大家各自拼搏的那段艰难的时期,还特别提到他独自来到这里,租床位住的事。

“之后,我便在这里遇到了我老婆,”朋友的脸上充满了幸福,眼睛微微向上望,好像在回忆着什么,“那时我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对我老婆说——哦,那时还没有结婚,我说,我刚毕业,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对你是真心的,你要是觉得行,咱们就处下去…”

我以饮料代酒,敬了他一杯,“你们现在过得很辛福,潜力股不潜力股先不说,像你说的真心相处是最重要的…”朋友也很同意,回敬了我一个。

说到情感,没说两句话,便说到我的身上,由于彼此很信任,所以我也有什么说什么,“你就是考虑得太细太远,方方面面都想考虑好,等你考虑好…”朋友举起杯子,示意我接下来的话我应该懂。“这个我也意识到了,这可能是我的优点,也可能…”我没再说下去,两个人又碰了一下杯。

“对了,你应该早几天来,多待几天,咱们也可以多叙叙。”“明天就要回去了,事太多,在来的路上,还处理了一些单位的事,领导也催着赶紧回去…”“也不能太忙,你看…”朋友把右边领口拉下去一点,我看到很多拔罐留下的痕迹,“…肩膀上还有很多!太累,拔一下会好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