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 · 留园 · 虎丘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姑苏的称谓里落尽了多少人间的繁华与哀愁。

人才辈出的苏州,孙武、沈括、唐寅、祝允明、张宏、顾炎武等人,耳熟能详。苏绣、桃花坞、木刻,绘画、书法、戏曲、医学、建筑,让许多人慕苏州而来。

自古道:“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苏州古典园林素有“园林之城”之称,誉为“咫尺之内再造乾坤”。始于春秋时期吴国建都姑苏时,形成于五代,成熟于宋代,兴旺鼎盛于明清。到清末苏州已有各色园林170多处,现保存完整的有60多处,对外开放的有19处,主要有沧浪亭、狮子林、拙政园、留园、怡园等园林。我们这次去的是留园,此园与拙政园、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中国四大园。

这座清代风格的私家园林,以建筑技艺精湛著称。厅堂宽敞华丽,庭院富有变化,太湖石以冠云峰为最,有“不出山郭而获山林之趣”。现园分为四部分,东部以建筑为主,中部为山水花园,西部是土石相间的大假山,北部则是田园风光。

从大门进来,经过假山,很快就到了鸳鸯厅,或称“楠木殿”,也是“五峰仙馆”的俗称。厅堂面阔五间,中间用纱窗屏风隔出前后两厅,前厅占三分之二,为男会客厅,后面的为女会客厅。从男女会客厅的规格,我一下子理解了男尊女卑。

男会客厅宽敞典雅,精雕细琢,房梁柱子,桌椅花凳,甚是美观。古朴的落地钟,四面题满革书的大屏风,桌上摆着的古董,梁上挂着的淡雅的灯饰,处处透着翰墨书香的味道。平时男主人在家时,两张椅子和四方桌(用来端放茶杯和零食所用),相间着一字排开,在大厅两侧。如果男主人不在家时,则椅子贴着椅子,静默着在客厅各自呈一字排开,只是少了四方桌。这样,访客一来就知道主人是否在家。而在客厅左侧,放着一张圆桌,是府里长辈议论大事时用的。

绕过男会客厅的右侧,就到了女会客厅,显得简单多了。一张榻榻米,正前方各摆2张太师椅,所有的镂刻都省掉了,一切物件都以最原始的面貌呈现。

在通往后院的旁侧处,安放着一张靠背椅,椅面上镶嵌了一块1米左右厚度15MM左右的大理石,上有天然画“雨过天晴图”,上方的圆斑,似是太阳正拨开云层,要照耀大地,中间群山环抱,悬崖陡壁,山峦叠嶂,下面流水淙淙,大自然是能工巧匠,竟然孕育了如此好的一片江山。

拐过管家的住处后,沿着回廊蜿蜒,就来到了留园的书房。在这里,你就能看到冠云峰,它齐集太湖石“瘦、皱、漏、透”为一体,像个婀娜多姿的少女正在对镜梳妆,令人浮想联翩。

至此,我们已经浏览了留园三绝(楠木殿,雨过天晴图和冠云峰)。接下来,继续沿着曲折回廊,徐徐前行,我们能够透过小窗,看到池水清幽,舟楫自横,会看到曲溪楼,会看到假山小亭,重檐叠楼,会看到奇峰秀石,也会看到济仙亭,明瑟楼,涵碧山房等。我们正被这些美景吸引着,足迹已把我们带到盆景园,来到了竹林,来到了具有田园风光的北部。

欣赏美景后,700多米的回廊就把我们带到了中部。这里,是全园观景最佳地。荷花亭前,假山旁,木樨香榭边,视野空旷,建筑花木一览无余。

离开了留园,我们就去山塘街,坐在乌篷船里,一路欣赏着两旁的迷人水景,直达虎丘。记得苏东坡说过:“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可我是到了虎丘,仍留憾事,因为恰逢碰到虎丘塔在维修中,所以只能见到它朦胧模糊的影子。不过,千人石,试剑石,剑池,还有宋元明清民国的建筑风格,很值得一看。

相传春秋时,吴王夫差葬其父阖闾与此,三日后,有白虎踞其上,故名虎丘。而另一说法是丘如蹲虎,所以叫虎丘。又因为虎丘山绝岩纵壑,茂林深篁,为江左丘壑之表,故人云“吴中第一名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