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苏州网红“杀鱼弟”服剧毒自杀!背后故事令人心酸......

人是环境的产物。他们自己的人生,连同他们孩子的人生,最常见的不是一朝选在君王侧,也不是金榜题名登云台,而是以悲凉无助的姿态,在人间的反复轮回罢了。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思维补丁、南方周末;由优妈派编辑综合整理。

如果不是选择喝下百草枯,昔日网红“杀鱼弟”恐怕早已被互联网遗忘。

8年前,杀鱼弟靠一段杀鱼的视频走红网络,引发众人感叹和关注。

当时年仅9岁的孟凡森非常娴熟地杀鱼、去鳞、装袋、收钱,一气呵成地像一个十足的“老鱼贩”,与他稚嫩的小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网友们送了他一个花名:杀鱼弟。

杀鱼弟的父母整整生了6个孩子,而杀鱼弟是家里的老大,杀鱼弟早早辍学帮家里料理生意。

后来,在电视台镜头的注视下,杀鱼弟重新回到了校园里。但时隔不久,就有另一条后续新闻报道:重回校园的杀鱼弟并没能坚持读几天,而是又重新回到了鱼摊前杀鱼。

不过,那时,网红杀鱼弟的热度已经消减了。

当人们再一次在镜头下看到杀鱼弟时,却竟是他仓惶求生的片段,在医院的监控视频中,一位赤膊奔跑,面色慌张的少年冲进急诊室,告诉医生:自己刚刚喝了百草枯。

因为一位顾客大批量购鱼,杀鱼弟的父亲承诺给这名客户每斤便宜2毛钱,而这一事情杀鱼弟并不知情。所以当客户来买鱼时,杀鱼弟就和顾客争吵了起来。

杀鱼弟的父母得知此事之后,都冲出来凶了孩子几句,17岁少年一怒之下,喝下了百草枯。

2毛钱之争,这当然仅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新京报》对杀鱼弟父亲的采访中,我们得知,百草枯已经买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杀鱼弟寻死之心,想必不是一日之寒。

只是,这一次,他实在没能说服自己,被崩溃的情绪彻底淹没了理性的克制。

百草枯作为一种剧毒农药,目前医学上并没有治疗百草枯中毒的特效药,也就是说,喝下百草枯人,死亡率几乎是99%,另外1%是考虑到有些“幸运儿”喝下去的是假冒伪劣的百草枯。

人服下百草枯之后,多脏器功能即开始迅速衰竭,肺部会逐渐开始纤维化,这个过程目前的医疗水平无法终止和逆转,到最后,服毒者是被活活憋死的,而残酷之处还在于,百草枯不损伤大脑,所以人的意识是无比清醒的。

尽管医生采取了各种抢救措施,情况依旧不太乐观,小孟于4日被转入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经过两天的治疗,目前来看病情虽然还算稳定,但未来的一周是关键时刻,或许病情会慢慢加重,但会尽最大努力去抢救病人。”

该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主任菅向东表示,检查结果显示小孟肾脏受到了严重的损坏,已经进入尿毒症期,肺也受到了损害,目前正在采取综合治疗,会尽一切努力抢救病人。

据了解,由于百草枯难以下咽,小孟还掺兑了冰红茶和白水。小孟的妈妈告诉记者,她听儿子说,喝了有二三十毫升的混合液体。

“我们整天忙着做生意,根本没想到他也是个孩子,需要关爱,这次的争吵也许只是一个导火索。”小孟的妈妈说,看到躺在床上的儿子,心里非常内疚,希望儿子快点好起来,以后为了孩子也不能再吵架了。

在2013年杀鱼弟被爆料疑似被父亲毒打,眼睛严重受伤,那么,这次小孟喝农药,是否也与家庭暴力有关呢?

小孟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大了以后,早已不太打他了,可辍学回家后,封闭的圈子,小孟几乎没什么朋友可以疏解,到了17岁叛逆期,父母和孩子间的争吵越来越多演变成如今的情形,她和孩子父亲都心痛万分。

孟妈妈说,不管花多大代价,只要有一线生机,就是砸锅卖铁,他们也要救孩子。

心理专家分析,这次小孟突然选择轻生,可能和童年有很大关系。

心理专家李敏表示:对于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而言,正处在天真无邪的年纪,眼神本应充满童真和欢乐。当年这张蹲在地上杀鱼的照片上,小孟凝重的表情中,所投射出的犀利眼神,曾让不少人看了都心生怜悯。

专家分析,常年跟随父母居无定所,又生活在菜场这种人员混杂的地方,小孟即使主观上不愿意,也不得不负担起照看生意的“责任”。这种成长环境,几乎很难让孩子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此外,小孟并没有像同龄孩子一样,顺利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正规教育的缺乏,也会影响到行为处事能力。面对父母的管教,小孟可能表面上看似一直在克制,但是内心的愤怒却时刻在集聚。

悲剧发生后,网路上一片骂声,全部针对的是杀鱼弟的父母。

的确,杀鱼弟的自杀,与其糟糕的原生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但我们必须遗憾地承认:在我们的社会里,很多父母一旦生下孩子,只要孩子饿不死,能长大,他们似乎就完成了毕生的教育任务。

教育是不可能教育的,孩子在外面抽烟喝酒烫头,揍一顿完事,孩子闯祸,揍一顿完事,孩子学习不好,依然是揍一顿完事。

仿佛只要拳脚相加,自己的孩子立刻就能变得乖巧听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这当然是愚昧父母的另一层悲哀:他们试图用家暴的方式来教育孩子,以此来证明,我们可不是不爱孩子啊,我们可不是不管孩子啊,我们骂过他,打过他啊!

于是当打骂过后,孩子依然成绩不好,想要混社会时,父母便觉得自己的责任已然尽到,“是这孩子自己不争气,不爱学,我们也没办法”。

对孩子缺乏基本的关爱与管教、频繁的辱骂和家庭暴力、对孩子年幼辍学却听之任之……所有的这一切,我们都能在杀鱼弟的过往人生中看到。

坦白讲,这样的农村父母,我听闻过太多,也亲眼见过太多。即便他们因为生计全家搬到了城里,但本质上,引发他们家庭悲剧的那根导火索,并没有从源头上掐灭。

我了解他们的家庭生活,了解他们同孩子沟通的方式,也了解这些孩子的生存状态。

我也了解网友们的愤怒。

但是,对于一个因为担心无法给予孩子最优质的教育资源,而连二胎都不敢生的城市中产。他是很难理解杀鱼弟的父母,为什么生活那么苦了,还一口气要生6个孩子的生存思维的。

所以很多人只是奚落一句:避孕套就那么贵吗?而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家庭与他们的人生。

必须强调:我根本不想替杀鱼弟的父母开脱。我想表达的是:指责杀鱼弟的父母,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

对于任何一起社会悲剧,他人基于道德上的批判和压迫,是最不能改善弱者悲惨处境的方式了。

其实别人的苦难煎熬,绝望无助,我们是根本无法做到“感同身受”的,除非你也曾经历这样的伤痛。

人是环境的产物,很多时候我们过于高傲地觉得,自己和那些悲哀的人不一样,自己更理智、更自信、更努力,但可能仅仅是因为:

你根本没有走过他们的路罢了。

这起悲哀之中,目前我最欣赏的一段评论,来自新京报评论员陈迪。他说,很多网友指责杀鱼弟父亲对孩子过于“粗糙”,可是:“感情若是纤细精致,在他们的立场上,日子是要过不下去的。粗粝的神经,既是生存的需要,也是幸存的结果”。

我无疑渲染另一种“底层悲哀无助”的社会撕裂论,但还是那句话:人是环境的产物。他们自己的人生,连同他们孩子的人生,最常见的不是一朝选在君王侧,也不是金榜题名登云台,而是以悲凉无助的姿态,在人间的反复轮回罢了。

人间,真苦。

新京报评论员陈迪对杀鱼弟服毒的评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