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文脉之根,在这里!

免费发布招聘、求职等职场信息

推广招商、买卖、租售等商业信息

从皋桥往西走不过百步,有一座大概是民国时期建造的旧水泥桥,叫作庙桥。庙桥不仅小,五六步就能跨过,而且桥身一点艺术品位也没有,但此桥来头不小。

走过小桥往北,可以看见一座石坊,石坊后是新造的硬山白墙黛瓦建筑。

泰伯庙

很难相信,这就是苏州历史最为悠久的祖庙——泰伯庙了。

大约于唐大历元年(766),大诗人杜甫卧病在夔州,回首往事,写下了一首《壮游》,这是一篇自传性的叙事诗,篇制较大,是杜甫的精心之作,略引如下:

脱略小时辈,结交皆老苍。

饮酣视八极,俗物都茫茫。

东下姑苏台,已具浮海航

到今有遗恨,不得穷扶桑。

王谢风流远,阖庐丘墓荒。

剑池石壁仄,长洲荷芰香。

嵯峨阊门北,清庙映回塘。

每趋吴太伯,抚事泪浪浪。

这首诗比较清楚地回忆了他在苏州的游历,那时他还是个年轻人,来到苏州,本来想去日本游历(可见当时苏州是去日本的国际码头,鉴真和尚就是从苏州出发的),船也定了,但后来不知是何原因没有去成。

他就在苏州游览了虎丘,凭吊了已荒芜的吴王阖闾墓,看到了剑池。诗中的“长洲”,大概是今天胥门百花洲那一带,那里荷花盛开,说明他游览苏州时是在夏秋季。还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苏州阊门非常雄伟。

在阊门的北面,有一座庙,就是泰伯庙。庙的旁边还有很大的水面,泰伯庙映在水中,别有一番壮丽景象。杜甫以很恭敬的心情去祭拜泰伯,这表明当时苏州的泰伯庙,是一个开放的祭祀场所,不仅本地人,许多外来的游人也来参拜这位吴国始祖,就像苏州的一个特色景点一样。

泰伯

苏州泰伯庙始建于东汉永兴二年(154年),由当时吴郡太守糜豹奉朝廷之命而建,是一处官方纪念场所。因为汉代人认为商代的泰伯奔吴,建立的勾吴国是在那时的吴郡郡城所在地吴县,就是今天的苏州古城

如《汉书·地理志》第八上记载:“会稽郡,秦置。高帝六年为荆国,十二年更名吴……县二十六:吴,故国,周太伯所邑。”

所以要在泰伯建故国的地方建个庙以纪念他。不过当时糜豹将庙建在姑苏城外,那里到了唐代还有水面相映。五代时吴越王钱镠考虑到庙在城外易受战乱破坏,就在914年将庙迁建至阊门内今址。

近两千年来,苏州泰伯庙历代修缮过十多次,每次都是由官方负责,其中有明代的苏州知府况钟、清代的江苏巡抚汤斌等名臣。

汉书•地理志

清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大军东征。在太平军攻打苏州前,负责守卫苏州的清军总兵马德昭丧心病狂地下令在阊门内外纵火,结果吴趋坊、泰伯庙等都烧毁了。

同治三年(1872),苏州被清军收复,六年(1875)修复了泰伯庙。因是在战乱后百废待兴之际的工程,格局总有些局促,不过也可看出官府对此庙的重视了。后来民国时,也有修缮。

泰伯庙以前曾作为小学校址,后来小学撤并,20世纪90年代初,居然会将这处文物保护单位改建成了庙桥农贸市场

泰伯庙鸟瞰图

好在有识之士不断呼吁菜场终于搬迁,庙前街巷也开始清理摊档。2009年6月18日,政府对泰伯庙开始进行修复,这一工程还被列为政府的实事工程,工程于当年12月29日通过验收。

泰伯庙根据留存至今的《至德志》等历史资料复原清代时的盛况,修复后的泰伯庙阊门西街文化区总规划面积4.8公顷,其中泰伯庙占地7492平方米,有祭祀祠堂(供奉有泰伯、促雍和季札三尊雕像)、陈列展览等,展现泰伯和吴国开拓吴地、发展经济文化的历史功绩。

至德坊

为什么苏州人对泰伯深有感情呢?

泰伯本是一个籍贯属于黄土高坡的人,其真正的名字已经失传。据《左传·僖公五年》载:“泰伯、仲雍,太王之昭也。泰伯不从,是以不嗣。”泰伯不听从他爹古公亶父的话,父子之间发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结果泰伯只好出走,周王室祭祀时没有他的牌位。

据说泰伯南下到了江南一带,司马迁(前145—前87)只说他到了荆蛮,没有搞清楚他到底去了哪儿。班固(32—92)说苏州古城的底子就是泰伯当年建的勾吴城,那也就是说泰伯到了吴县。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这个黄土高坡来的人,会受到吴地人的爱戴呢?孔子说是因为他“让国”,天下的泰伯庙又叫至德庙,苏州这座泰伯庙就是在1092 年诏令改叫至德庙的。

清乾隆十六年(1751)二月乾隆皇帝南巡时在苏州泰伯庙御笔亲书“三让高踪”,现在庙门口的四柱三间冲天式石坊,石柱端雕卷云纹,横额镌光绪二年(1876)巡抚吴元炳所书“至德坊”三字,都是首先肯定他的“让国”行为。

但在苏州,人们不会对他的“让国”感兴趣,而是将他看作吴地人的一个文化符号。之前,这块土地的开发历史已经无法考证清楚,但大家有一个共同心理就是:吴地人是以他为首的一个族群,不管是喜欢吃肉的西北人,还是喜欢吃鱼腥虾蟹的本地人,大家团结一心,建设自己的家园,终于成为全国最为富庶的地方之一,创造了有自己风格的灿烂文化

纪念他,就是纪念一个生生不息的区域伟大文化。北方从来就不再纪念他,但在苏南、在苏州,他是一个始祖,永远享受着祭祀的香火和吴地人心中的一瓣心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