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浮生三日闲

包邮区的城市,除了上海,最熟悉的是苏州,因为老姐家在那里,是那种一日三餐不觉陌生的熟悉,拙政园跟苏州博物馆很多年前就去过,山塘街跟观前街去过多次,金鸡湖独墅湖阳澄湖和太湖,苏州中心跟诚品书店也没落下,但好像都只是很平常的逛一逛或者淘一淘衣服,然后就变成了生活里模糊的背景色,好像那些地方在那里代表着那个城市,又好像完全无关紧要,因此也很难讲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跟江南千山千水千才子的灵秀,人对城市的认知大多来自那座城市里的人,苏州整体基础设施方便,绿化环境山山水水挺到位,却没有上海那么快的节奏跟拥挤,每次去,坐上开往钟南街的地铁1号线,会觉内心放轻松了起来,各种各样扑面而来的压力会暂时消隐,没了上海的焦躁忧虑。

21号中午刚出门,老姐打电话问:到哪了。我坐在上海南站等车的长椅上笑:上海南站,然后听到张小墩儿的声音:小姨昨天说六点钟就起床过来。我姐说:要迟到了,赶快去上课,小姨好不容易放假,9点钟才起床,她懒你又不是不知道。坐了一趟从湖南怀化开往苏州的火车,上车看到靠窗坐着一个短发女生,在看张爱玲的《半生缘》,随后对面位置上来了一家三口,妈妈长的看起来很舒服,略带中原口音,一张口问我,我答完就问她是安徽或者河南的吧,爸爸是一个普通话说的特别标准的美国人,啃了一路的鸭脖子,并试图分给周围人,3岁不到的混血小女孩儿长得像漂亮的洋娃娃,她妈妈让她管我们叫姐姐,活泼好动但声音低沉沙哑的像个老烟枪,有种上帝把声带错置了的感觉。到苏州站,乘2号线到广济南路换乘1号线,会看到指示牌上一端指向桑田岛,另一端指向骑河,每一次看到都会觉得一条地铁每天来来回回,从桑田走到沧海,又能从沧海回到桑田,还挺浪漫。

到的时候,只有张美妞一个人在家写作业,老姐带张小墩儿去上跆拳道,她很开心我来,我也很开心看到她,她挺喜欢我的吧,因为我也很喜欢她,虽然只是断断续续的路过了她的一小部分成长过程,但她是我们家第一个出生的小孩,第一次见到她,很小,很懵懂,对周遭充满了无限信任,我抱她,她趴到我肩膀睡着,我动一动,她就用手紧紧扒着我的肩膀依然睡的香甜,那种无条件的信赖让心底涌起一种略略感动又纯粹的感情,那之前,我算不上一个喜欢小孩的人,甚至会觉小孩子很吵很烦,从没去想过突然出现在生活里的一个小人儿竟然可以如此亲近,天津跟她一起坐公交车从起点站到终点站,那个时候内心一直被各种惊叹充满,怎么会有一个小人儿可以如此全身心的信赖我跟我待得很是欢喜,后来,她慢慢长大,她会有优点也会有缺点,也有时候会让人觉得琢磨不透,她爱看书,可以坦然平淡的跟她谈论一些话题,虽然不可避免的会说一些建议,也曾经因为她妈不在跟前,非要她写完作业再吃饭她跟我吵架,但好像大部分时候,能够做到心平气和平等对话是因为她的一些内心世界跟活动,我小的时候也有经历过,她认知范围内的那些东西,我现在在后天信息的不断接触跟弥补下,似乎暂时也还能够理解,每次跟她聊天都能带来让我惊奇的东西,包括她学的一些东西我小时候没有学过并且现在也没接触,她看过的很多书和古诗词,我并没有看过,我会惊讶一个小孩子成长过程里的那些变化,且并不用花很多的时间跟气力去做那种唠叨她快点儿写作业好好吃饭什么的,只需要表扬、欣赏和温和建议即可,她是个有自己想法也懂得照顾别人的小孩,很多时候更觉像是多了一个慢慢长大的朋友。那天也一样,老姐带张小墩儿回来了以后,在家准备晚饭,我们仨又出去,把弟弟送进游泳馆,我跟张美妞先是去上次就去过的那家宠物店看小狗,她声音特别兴奋的摸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去附近的公园里散步,绕着天然的湖,她开始不停的讲同学老师跟十三岁会遇到的烦恼,我只觉这些在我看来都是挺美好的事情,听得津津有味,还会开玩笑打趣她,公园里的灯刚亮起来的时候,天空的颜色有点儿粉红,走到那条树很美的路,她让我把那个场景拍下来,她要回去画下来,我拍完给她看,她说不是这个感觉,自己找了半天角度,她其实是一个内心有诗意的小孩。

第二天吃完晚饭,大家一起去公园散步,赏月亮,但月亮就像躲在了磨砂玻璃的后面,张小墩儿带着滑板,在路灯并不是特别亮的路上呼呼向前,横冲直去,他小的时候,会觉得他怎么这么精力充沛这么闹腾这么调皮爱说话,但慢慢的,很喜欢他这种很有活力的状态,男子汉该有的那种气概他身上特别明显,对很多事物感到好奇,对运动特别痴迷,自行车、滑板、轮滑、游泳、跆拳道,磕了碰了也不哭闹,中秋节那天在苏州中心室内溜冰场噗通一声磕到冰面上,想哭又没哭,过了一会儿又自己完全不怕的往冰场中央去,他学了挺多东西,机器人、围棋、口语.......我第一次玩儿滑板是跟他学的,怎么往上放第二只脚怎么停住都是他指导,虽然他也是自学的,记牢cub这个单词是跟他聊天的时候,围棋黑子先落子这种基本规则也是从他那里知道的,还有跆拳道的礼仪,他是一个不拘小节特别单纯简单,自信长在骨子里的小孩,是能接触到的比较亲近的人中,性格维度跟我差距比较大的一个个体,他也是个小书迷,有时候会脱口而出一些特别恰当的词语跟道理,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好像我长大了之后虽然理性严肃,但也是一个对新事物特别会有好奇心的人,内心的小孩会在跟他一起玩儿的时候被激活,挺喜欢跟他说话,大概在他问为什么的时候,工科出身的我还是能糊弄过去这个年龄的他,他也挺喜欢跟我讲话,并且爱讲笑话,曾经连续讲了一个小时的笑话不重样,哈哈哈,像他自己跟我们说的跟小孩子待在一起的大人会感觉年轻,所以有时候我会叫他张老师,虽然也会在他想要拿我手机玩游戏的时候跟他说你的小姨已下线,坚决不妥协。那天送他去旁边的培训班上机器人课程,他跟他那个只有这一个学生的男老师说我小姨很厉害,是研究飞机大脑的。我略略感觉不好意思的走了。我姐说我来之前不知道他跟别人说过什么,他的好朋友要回老家,他跟别人说我小姨要来,我能跟我小姨玩儿,那个小男生问他跟你小姨有什么好玩的。那个小男生的妈妈跟那个小男生说他小姨很厉害的,听到内心还是挺乐的,一个小孩的夸奖大概胜过无数个大人的恭维。他的性格很大一部分得于老姐那种豁达乐观又真诚简单直接的性格,什么事儿都不叫事儿,心底装着实实在在的善良,这样的性格,比较容易从心底感到的欢乐跟开心,也比较容易让他们周围的人感觉到纯粹的轻松和开心。

跟老姐聊的那些天儿,度过的时光,给予的支持跟陪伴,可能到我中年以后的时候,我会想要像个老太太一样慢慢讲来,哈哈哈。


中秋节,假期三天,尽管前一天晚上工作内容邮件已达,第一天路上被打电话,第二天微信群里被圈,第三天单独发微信,也丝毫没能影响到以一种小孩儿的心态过了一个节的心情,很开心,很欢乐,很放轻松,所以,苏州那座城,对我来说,比较熟,也许几年前可能会推荐平江路的烤鸡爪跟奶酪还有那个彩色的水晶包,拙政园和苏州博物馆也挺好,其他描述想不起来了,哈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