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魏璎珞”用刺绣画出梵高的星空,美到窒息!

匠人精神  弘扬光大

国宝刺绣  代代传承

出处/匠心之城 (ID:jxzc681) 授权转载

苏州“魏璎珞”

这个夏天一部《延禧攻略》

让全民陷入追剧热潮,

怼天怼地的女主“魏璎珞”

替我们狠狠出了口气,

还收获了易燃易爆炸的“绣房一霸”称号。

当然,这不仅指她脾气爆,

更说的是她手艺高。

在绣女选拔中脱颖而出,

连内务府吴总管都夸赞:

“这牡丹生动逼真,形神具备,

绣工非凡,当得第一呀!

而在现实中也有一位“魏璎珞”,

不仅绣艺不输她,

其针法心思还更胜一筹。

她竟用针线绣出了“星辰大海”,

其逼真程度堪比

太空望远镜拍出的高清照片,

让人难辨真假。

▲《猎户座大星云》

▲《蟹状星云》

连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

也按奈不住内心的爱慕之情,

多次上门拜访,

想要购买这一系列“星空”作品。

▲《日斑》

 ▲《马头星云》

▲《狮子座星云》

这些惊艳众生的作品,

皆出自苏州绣娘——陈英华之手,

她是刺绣非遗传承人,

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苏州民间工艺家,

因其刺绣技艺精湛高超,

被网友赞为“苏州魏璎珞”。

1973年,陈英华出生于苏绣发源地苏州镇湖。作为苏绣之乡,女子学习刺绣一直是这里代代相传的传统。

而陈英华从小便在各色丝线锦缎中长大,刺绣对于她来说有一种刻在骨血中的亲切。

14岁时,

陈英华正式拜母为师,学习刺绣。

刚入门的学徒必须打好基本功,

每天都要在绣桌前坐十五六个小时,

学习针法与分线。

漫长的时间,

与成千上万遍的重复,

不仅是锻炼出娴熟灵巧的手指,

更是为了磨掉人身上的焦躁与杂念。

苏绣是寂静的,

却也是鲜活的,

需要艺者修炼出一颗沉静专注的心,

才能呈现苏绣的华美。

春去秋来,昼夜更替,

越来越多的人,

耐不住枯燥与寂寞离开了,

唯有她始终一脸虔诚静静地守在绣桌前,

继续用手中的针,

描绘出灿若云霞的绣品。

▲《贵妃醉酒》 142×170cm  收藏价:33万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痛苦的修行,

而于她却是一种享受。

“一坐下来刺绣的时候,

我就觉得心很静,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以线着色,在纱布上挥毫。”

而时光也从不辜负有心人,

她的技艺在岁月濯洗下越发高超,

不论传统山水风景,

花虫鸟兽,还是人物肖像,

都能信手拈来,轻松驾驭。


▲《雄狮》

而一向谦虚好学的她,

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不断探索创新,

将中西绘画、

摄影作品等与刺绣相结合,

技法也自成一派。

甚至连故宫也找上门来,请她去修复乾隆花园倦勤斋门框中间的双面绣夹纱(槅扇心)。

要知道倦勤斋的128幅双面绣屏风隔断,足足有60多种颜色,15种图案,所用针法都是宫廷古法,大多早已失传。

陈英华遍查大量古籍,

前往清华美院学习绘画和色彩理论,

多番请教老前辈,

千百次的尝试实验。

运用了缠针、单平套针、双平套针、

集套针、滚针、旋针等多种针法,

还有薄如蝉翼的双面绣,

花费整整两年时间才终于完美复原了

百年前的皇家刺绣。

紧接着,

她又接手修复龙袍的任务,

这件康熙赐给三公主的龙袍,

八条神态各异、威风禀禀的龙,

龙身缀满40000颗微粒珍珠做龙鳞。

图为《米珠龙袍》局部  获2012年“儒仕儒家•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因为珍珠太小,普通针根本无法穿过,她便换成直径约0.5毫米、长约4厘米的特殊绣针。

这种针极其费眼,极度耗神,陈英华用了1000多天,不停地刺戳运针,终于重新绽放了龙袍的威严华贵之姿,最终被内蒙古博物馆珍藏。

图为米珠龙袍上的盘金绣,以纯金线盘绕、丝线横向钉固

此后她多次为故宫修复文物,

至今多达100多个。

包括太上皇宫龙椅上的一个靠垫,

丝线由18k真金纯手工搓制。

而谈起此次惊艳世人的

星空·宇宙系列作品,

灵感源于她一次偶然间看到的星空照片,

宇宙的浩瀚神秘令她深深震撼,

她便想尝试用刺绣的方式,

表现这份摄人心魄的美。

为了使绣出的星云更生动逼真,

她还专门去学习相关的天文知识,

了解不同星体和运行原理,

然后琢磨该如何将星空复原到画布上。

星云朦胧缥缈,深浅不一,

星辰光芒闪耀,淡入淡出,

为了还原出立体感,

线要由粗到细不断交替,

而想要绣出过渡颜色的和谐变幻,

则至少要用到上百种丝线。

▲《极光》

一步错便满盘皆输拆掉重来,

就这样几次拆绣,

陈英华用独创的针法,

将一根线劈分成普通丝线的1/16,

甚至是1/64,

几乎如蚕刚吐出来的丝线般粗细。

700多个日日夜夜,

16幅 “星空•宇宙”系列绣品终于问世,

这也是人们第一次,

用苏绣来展示星空图像。

此外她又绣出了

“天文奇观”系列的刺绣;

2012年,她带着两个系列24幅作品,

受邀参加第28届“国际天文联合会”展出。

▲《海王星》

当作品摆出来的时候,

起初并没有人在意,

然而当得知这是刺绣时,

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这明明就是照片啊?

怎么可能是刺绣?”

直到走近细看才能看到细密的针脚。

传统手工刺绣,

与星空相结合的艺术,

让在场的国际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们赞叹不已,

“这简直是织女的作品!”

前来参展的NASA人员也动心,

几次请求购买,

但陈英华连价格都没问,便回绝了。

 “这是我最爱的一组作品,

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我想让它留在国内的科技馆,

让更多中国人看到。”

这些作品在她眼里不是待价而沽的商品,

更像是自己的孩子,

是中国传统手艺的结晶,

千百年文化的积淀,

既然“父母”在,怎舍得“远游”。

一直以来,

陈英华满怀对传统的赤诚之心,

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

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苏绣的瑰丽。

怎奈如今浮躁的社会,

鲜有能坐得住、

能忍受刺绣寂寞之苦的年轻人。

自己的工作室,

大多是四五十岁的绣娘,

已经很久没有年轻人加入了。

她竭尽全力地宣扬,

“只要愿意学,全都免费授艺”,

为的就是不让传统苏绣就此没落。

如今,享誉世界的陈英华,

依然不被外界浮华所扰,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绣桌旁,

感受来自千年前的回眸。

在针线飞跃间衔接古今的对话,

始终坚守着那份匠心,

不离不弃,永怀热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