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文苑】丨苏州印象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倘若将杭州比作成一副湖边垂柳、燕子萦绕的画卷的话,那么苏州古城就真的是一曲小桥流水、琵琶弦音的评弹曲调了。别人形容苏州是一个很“糯”的城市------糯米糖一样,黏黏的,咬一口下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甜与腻,而这种味道却又让人无法罢手。我很赞同这样的说法,但是我并不把苏州比作“糯”;在我看来,用苏(酥)更能体现出苏州的风格。用“酥”来形容古城苏州韵味;用“苏”来形容现代化的苏州再贴切不过了。 

       古城苏州的街巷窄窄的、弯弯曲曲的,东西南北错落着许多河道,河道往往不宽,有的仿佛一个健步就能跨过去;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习惯走苏州的古桥-----月芽一般。站在古桥上,傍晚你能看见天上的月牙倒映在河水上面,和桥完美融合,那种感觉只有电视剧中才得以一见。白天,你仍然能够看到一些妇人在河边洗衣;向河另一边望去几位身着汉服的美女有的执剑,有的执琴在那边比划着,就是一副古典的画卷。走在古城街道上,嘴里慢慢的品味苏州小吃,咬一口,酥酥的、软软的、甜甜的。下雨天,在小摊上买一把油纸伞在古巷中踩着石阶走过,霎那间,世界只有雨声和脚步声。80年前,杭州诗人戴望舒在杭州写下的《雨巷》;80年后,在次找回雨巷那种感觉的地方怕是只有在苏州了。苏州古城中,时光仿佛是静止的,如果不是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驶过,那么我一定回到了几百年前。 

       苏州话是吴语语系的代表。吴越、吴越,在我看来吴越之地的语言分别是以苏州和杭州为代表的。苏州的话很“酥”,尤其是苏州姑娘说出的话,一句哪怕是一个词都要顿挫一下,犹如潺潺的流水透过太湖石孔发出的声音。我们北方人不一定听得懂,就算是学也一时半会也学不出那味道,难怪别人说和苏州姑娘说话就好似在听评弹曲子。说道苏州评弹,坦白说我是第一次听,没想到第一次听的场景就是在摇船中荡漾着苏州河,曲调悠扬,场景也绝美。我第一感觉觉得和越剧很像,不知道用评弹来一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会是什么味道呢?船儿继续前进着,听着曲子眼睛不由得望着窗外,昔日火树银花的夜景被赋予了新时代的内涵,不变的只有美。右手边的窗户望去,有一排古老古老的城墙。听导游说,城墙见证了苏州的历史,有上千年了。苏州这个城市是名副其实的古城,他难能可贵的地方就在于任时光荏苒,他城市的中心始终没有改变。有些人或许不相信,其实我也不深追究,怕是只有那古城墙和古护城河的水慢慢的见证,慢慢的诉说古吴国的繁华吧。时间过的很快,船家调转了船头,我们沿着来时的水路返回。我们穿过一座又一座的桥,有新桥,也有老桥。跨过苏州河的桥都很大,这里怕是不能用小桥流水人家来形容了,不过桥墩上伫立着的一只只水鸟和桥洞内雕刻的一幅幅壁画倒是让我们看见了几分古朴的雅致。船靠很快靠岸了,我们便用几句刚学会的略带“蹩脚”的苏州话向船家告别。 


       来到苏州不见识下苏州园林怕是枉为此行了,苏州的园林也很“酥”,紧紧的黏在一起。不是特别大的地方精致得摆落着各式各样的建筑-----以水为界,以山石为墙,以树木花卉为装饰。苏州园林与北方的园林不同,就拿避暑山庄来比较吧:避暑山庄显得雄伟壮阔,到处都散发了皇家的威严,在避暑山庄中你适合大跨步的游览,一个草坪,一滩湖水都很宽泛,她宽大的让你似乎找不到尽头;而苏州的园林透露的则满是文人的气息,透露出江南文人一笑一颦的多情。置身于园林中我们看不见半点风沙和尘埃,看不见沧桑,只有那青翠欲滴的树叶沙沙作响与远处传来似真似幻的琴音、浅唱。苏州园林适合背着双手踱着小步游览,石阶沟廊,纵横交错,深邃的让你似乎找不到来时的路。  

       其实很难想像看到上面的文字,我们会将她与中国第五大经济强市结合起来。苏州也是现代化经济发展的代名词,所以说道这里我必然要用“苏”来形容苏州----这里的“苏”是苏醒的苏,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苏州自古以来就被称作“鱼米之乡”。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苏州又创造了制造业发展奇迹,工业总量跃升到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 2004年以来,苏州服务业迈出跨越发展的步伐,2008年全市服务业增加值2437亿元。文汇报曾经这样报道:“用苏绣的“双面绣”来形容苏州这座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独特的城市。由干将路连接起的“一体两翼”,被人们称作“老苏州”、“新苏州”和“洋苏州”。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古城便是一体“老苏州”,“新苏州”则是为保护古城而开发建设的西翼新城区——苏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东翼就是中新合作开发建设的“洋苏州”——苏州工业园区。一体孕育了两翼,两翼为一体注入了现代活力。“ 

       毫无疑问,“老苏州”是“新苏州”的历史与文化之源,“洋苏州”把苏州推上了世界的大舞台。 “洋苏州”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城市建设与建筑之“洋气”。洋溢现代城市独特魅力和浓郁国际化鲜明色彩的苏州工业园区,成为令创业者向往、苏州人自豪、旅游者羡慕的地方。如梦如幻的金鸡湖夜景,让见多识广者赞曰:“在国外也很难见到”。 “百家讲坛”名家易中天教授,先后“阅读”过北京、上海等国内7座城市,“阅读”了苏州工业园区后说,“我找到了心目中最理想的城市模式”。

 
       的确,倘若将老苏州比作成一颗古老的心脏的话,那么新苏州和洋苏州就是她富于活力的翅膀。她们有着截然不同的魅力,却一起缔造苏州发展的未来。从“老苏州“一路走向”洋苏州“我们仿佛是在经历着时光机的穿越,从两千多年前一路走向未来。 


       说道这里,在我的理解上面这两个谐音字酥(苏),能够概括苏州这个城市的内涵;或许这个极富古典韵味和时代气息的城市是一个让人来了就不忍离开的地方吧~!

       后记:两日行程结束了,苏州的一些景点我只是匆匆一瞥,在虎丘景区的真娘墓前伫足稍许,特作诗《咏真娘》以记之: 

咏真娘 
梦呓清明深闺泪, 
散霞点妆玉镜碎。 
朱帘卷罢注清眸, 

豆蔻流香传回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