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园博 | 苏南三园之苏州园:吴韵桂香 推陈出新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是江南水乡的最引人的城市,自古有“江南第一大都会”之称,既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千年古城,又是中国最具生机和活力的现代化城市。省园会的苏州园自然格外引人注目。

苏州园,位于整个展园的江南水乡风貌区,属太湖文化片区,东衔主入口区,西接无锡展园,地理位置优势明显,空间层次丰富,背山面水,依势而为。骨骼清奇,绝非俗流。

苏州,东方威尼斯,苏州园并不炫耀昔日的辉煌,而是在与时俱进上显现别一番景致。展园区占地约7700平方米,全以钢构古建、绿植景墙、生态浮岛、海绵理念等新技术新工艺来打造一个新型的可持续发展的苏式园林。

其展园设计理念涵盖山林、田园、水乡、民居、园林五大要素。运用计成叠山理水,巧于因借的传统造园手法,意在构建山水交融、水墨写意的古典画面。同时,营造山林闲趣、稻香桑陌、碧波繁花、小桥流水、绿柳人家的江南田园风光。时时让人耳目一新,而且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似曾相识和久久回味。

苏州园的入口,是一座粉墙黛瓦的牌楼,朴素而低调,展园中部利用地势,因势利导,形成田园花径和小微湿地,展现浓郁的江南水乡田园风光——绿树人家、稻香桑陌。让人穿越时空,分明是“江南二月多芳草,春在蒙蒙细雨中”。

苏州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号称“东方威尼斯”,有河道21840条,50亩以上湖泊384个,这样的湿地景观是苏州水乡最典型的代表;这是一条浓荫蔽日的生态绿廊,两侧采用了垂直绿化的技术构建植被景观,丰富了绿化的空间结构层次和立体景观艺术效果;右手边是模拟田地,是用宿根花卉打造出一片田地花海,“一园春雨杏花红”,别样的江南田园风光映现眼中。

植物设计紧扣园博主旨。手法上以苏州市花——桂花为主题,展现姑苏吴侬水乡风韵,故取名“吴韵桂香”。同时以竹林为桂花背景,强化吴韵桂香,形成强大的绿色背景并赋予声色形香的浸入式体验。这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以苏州吴县光福一带为背景,这是我国传统的五大桂花产区之一,盛产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还有籽桂、刺桂等。1959年国庆节,天安门广场观礼台上的350盆桂花就选自苏州。

有人说苏州最著名的另一特产是状元,苏州历史上文风盛行,是中国历史上状元最多的城市,其中有中国封建科举历史上唯一的“连中六元”者。中国历史上,一朝之中产生状元人数最多的地方,是清代的苏州府(辖境相当今苏州市及吴县、常熟、昆山、吴江等县市),共有状元24人。

苏州至今有地名“三元坊”纪念,有状元之乡的美誉。古人用蟾宫折桂来比喻高中,因此旧时苏州家家栽桂,期盼子孙成才,因而读书研学蔚然成风。尤其是桂花的花型朴素不张扬,味道浓而不烈,特别纯正,香气溢远,这和苏州文化底蕴丰厚,却又低调内敛的特质非常吻合。

南部临水,表现的是苏州风俗民情。小桥流水、庭院深邃、园林清幽、荷风四面、沧浪濯缨的造园意境立现。展园内建筑形式以拙政园内的远香堂主体建筑为蓝本,融合苏州古典园林的经典造园手法,布局秀雅、山水交融、诗情画意。漫步在静雅幽深的园林小道上,仿佛进入了“帘外轻阴人未起,卖花声里梦江南”的意境中。

从景观亭向西再折向南,在近岸的小岛和陆地之间夹出一条窄窄的溪涧,叫做“濂溪碧风”,儒家理学思想的开山鼻祖周敦颐,人称“濂溪先生”,祖籍湖南,而妇孺皆知是因他的《爱莲说》。晚年曾在苏州“濂溪坊”居住过。所谓“濂溪碧风”事实上就是指濂溪先生在《爱莲说》里所推崇的如莲花般的君子之风,净然独立的莲荷,就是他人格的化身与生命理想的写照。“濂溪”已突破一人一时一地,成为文化的通用密码,自然也是温文尔雅的苏州人所追求的为人处世之道。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

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这是晚清大儒王闿运写下的一副对联。王闿运是湖南湘潭人,曾在湖南长沙城南书院讲学。此人曾做过曾国藩幕僚,但性情高傲,终身不仕。王闿运曾到江浙一带讲学,当地官员为试他的才学高低,故意探问他的学问流派、渊源,王闿运便脱口而出上述对联。这是对濂溪学、湖湘文化在全国地位最简明的概括。

园中的小岛是苏州园建筑最为集中的所在。岛西侧的亭子叫做“沧浪濯缨”,原型取自苏州城南沧浪亭街的沧浪亭,这也是苏州现存最古的园林建筑。是北宋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诗人苏舜钦所建,亭子取名“沧浪”,是取《孟子·离娄》和《楚辞》所载孺子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意。表现出一种超然世俗名利之外,归情自然的清高意趣。亭上石额“沧浪亭”为俞樾所书。

石柱上石刻对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上联选自欧阳修的《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所谓“可惜只卖四万钱”是欧公对苏舜钦的调侃,因苏睿目识地,当年花了四万钱购得废园进行修筑;下联出于苏舜钦《过苏州》诗中“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的句子,颇为踌躇满志,因他的打造,旧园劫后重生。清代学者俞樾也是性情中人,他轻轻提笔,不过是将前人的诗句、故事集句组合,便成千古绝对,文坛佳话,真正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眼界。

岛东的建筑取自苏州拙政园的远香堂,叫做“荷风拂面”。堂位置讲究。处于苏州园的中心位置,三面环水,堂南平台宽敞,前方的水中遍植荷花。到了夏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有微风吹动,清香送远,让你感受“荷风拂面”的惬意。

堂体量阔大。虽仅面阔三间,但由于使用新建筑材料,突破了传统的抬梁式、穿逗式,堂内无一根立柱,四面装饰了透明的玻璃落地长窗,虽然是厅堂类建筑,但是因为视线不受遮挡,倍有通透明亮,轩敞开阔之感。

堂注重对景。这也是赏荷的佳处,不仅在内涵上和北面的“濂溪碧风”彼此承接,而且景观上,一堂一涧,一实一虚,恰到好处,点到人心。

这里再强调一下苏州人的思维,他们在将传统优势转化为现实优势方面值得效仿,可贵的是无论是演绎太湖水乡田园风貌,还是再现苏州园林景观,都运用了大量的新材料、新技术。如主体建筑突破性地采用了钢结构和木构件相结合的方式,北部亭子运用胶合木为建筑材料,在保留苏式建筑优美、典雅的同时,结构上进行了创新和改进。

千万不要仅用“吴越文化”的经济结构,“饭稻羹鱼”的饮食习惯,小桥流水,情感细腻的文化特征概括苏州人,省园会他们不过是小试牛刀,就令人们眼花缭乱。带给我们的是别样的思考,也再次宕开了人们的眼界。

来源:扬州园博会

撰稿:潘宝明  胡 湛  摄影:周晶

编辑:周晶

(规划设计图来源于枣林湾旅游度假区规划设计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