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的力量》——苏州法院2017年度典型案例精选(八)

中华环保联合会诉江苏顺驰拉链有限公司等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中华环保联合会诉江苏顺驰拉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驰公司)、游某豹、许某琼等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查明:顺驰公司系游某豹、许某琼投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2月至2014年9月1日,顺驰公司未经环保部门审批,在常熟市高新技术产业园三亚路5号非法从事拉链电镀加工,将加工作业中产生的含铬、镍等重金属及氰化物的电镀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楼下北侧和西侧的集水池,并通过私设的暗管排放至城市污水管道。2014年9月1日,常熟市环境保护局、市安监局及市公安局对顺驰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执法人员对排放电镀废水的相应点位进行采样。经检测,常熟市环境检测站2014年9月5日出具的(2014)环监(水)字第(183)号监测报告显示:7#厂房北侧外围沟道总氰化物浓度为16.2毫克/升,超标15.2倍;总铬浓度为26.4毫克/升,超标51.8倍;总镍浓度为1.62毫克/升,超标15.2倍。8#厂房一楼集水池总氰化物浓度为4.85毫克/升,超标3.85倍;总铬浓度为28.4毫克/升,超标55.8倍;总镍浓度为33.1毫克/升,超标330倍。9#北厂房北侧地下集水池总氰化物浓度为6.35毫克/升,超标5.35倍;总镍浓度为0.93毫克/升,超标8.3倍。常熟市环境检测站2014年9月6日出具的(2014)环监(水)字第(189)号监测报告显示:1#东侧软管积存水总氰化物浓度为154毫克/升,超标153倍;总铬浓度为5.80毫克/升,超标10.6倍;总铜浓度为41.9毫克/升,超标20.0倍;总镍浓度为106毫克/升,超标1060倍。2#西侧软管积存水总氰化物浓度为39.2毫克/升,超标38.2倍;总铬浓度为8.25毫克/升,超标15.5倍;总铜浓度为20.0毫克/升,超标9.00倍;总镍浓度为72.8毫克/升,超标727倍。2015年6月3日,常熟市人民法院作出(2015)熟环刑初字第00003号判决,认定顺驰公司及其股东游某豹、许某琼的行为构成非法储存危险物质罪及污染环境罪,并判处相应的刑罚。许某琼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11日作出(2015)苏中环刑终字第00004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另查明:2016年6月17日,经本院现场勘验,顺驰公司已经停止非法电镀作业,但生产现场未进行无害化处理。同日,本院对于江苏福兴拉链有限公司法人施某坚、江苏天瑞科技有限公司技术经理罗某平进行了调查询问,施某坚及罗某平陈述,江苏福兴拉链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拉链,采用低氰电镀工艺,江苏福兴拉链有限公司产生的废水中同样存在氰、铬、铜、镍等物质,污水处理设施可以修复顺驰公司产生的电镀污水。

原告认为,被告游某豹、许某琼应当对顺驰公司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理由如下:被告游某豹、许某琼设计、投资、建设了电镀车间,购买了电镀设备,购置了用于配制电镀溶液的药品。两被告均确认上述电镀设备、药品的资金来源由游某豹及许某琼支出,在顺驰公司账面上没有反映,故被告游某豹、许某琼在本次环境侵权违法行为中,其行为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游某豹、许某琼作为公司股东,其个人财产与顺驰公司的财产存在混同,属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并提供游某豹、许某琼的供述,游某豹的银行转账记录,钱某红、沈某琴的证言等予以佐证。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人独立人格是公司制度的基石,对其独立人格的否认是公司制度中的例外情形,适用该制度时应当谨慎。经权衡本案证据,本院认为,原告主张游某豹、许某琼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另外,游某豹、许某琼设计、投资建设电镀车间、购买电镀设备等行为属于职务行为,相关责任应由顺驰公司承担。故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请,不予支持。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4日作出(2016)苏05民初1号民事判决:

1.判令顺驰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就本次污染事件通过常熟市当地媒体向公众赔礼道歉;

2.判令顺驰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聘请有资质的公司对生产现场的危险废物进行无害化处理;

5.驳回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义]

总体上看,目前我国包括环境诉讼在内的公益诉讼还处在试点和探索阶段,而另一方面,侵害公共利益的现象不断滋生。在生态环境侵权现象居高不下的情形下,环境公益诉讼存在着巨大的社会需求,本案的判决具有示范性、代表性,有助于推动环境公益诉讼的开展和对公共利益的保护。此外,本案中法院对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的认定审慎、严谨,判决依据和判决结果均具有说服力和公信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