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重点小学里的隔离墙,隔离了什么?

最近除了滴滴命案,睿妈还在关注另一则新闻:虽然是苏州两所小学的事情,但引起了全国各地的热议。先回顾一下事情原委:

苏州立新小学(一所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俗称“菜小”)因校舍被腾退,800多名学生将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苏州勤惜实验小学念书。不料,这却遭到勤惜小学众多家长反对。


苏州市姑苏区文教委通知(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23日,勤惜小学校长及姑苏区文化教育委员会相关人士表示,虽然两所学校共用一个校园,但为了便于管理,会用铁栅栏等加以“隔离”,对安置过来的800名学生进行“单独管理”,并给予独立的教学和活动空间


两所学校共用一个校园办学,中间竖起了铁栅栏进行隔离(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据澎湃新闻报道,勤惜小学给立新小学安排了一栋教学楼,用一道铁栅栏隔离开,学生在里面吃饭、上厕所、课间活动等,此外两个学校还错开使用操场的时间。

一道隔离墙,把两所小学的学生家长都惹怒了!

惹怒的学校家长,掐架站队的网友

勤惜小学方面有些学生家长因为学校未提前告知及商量而气愤。学生家长曹先生说:

整个事情一直到临近开学,家长得到消息也都是小道消息,校方一直没有公布消息。一直到8月16日,立新小学的家长收到短信通知,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

另有买了学区房的勤惜小学学生家长刘女士说:

勤惜小学一开始就严格划分了学区,只有房产证、户口本地址均在学区内,才能入读。很多家长们不惜高价买学区房,没想到两年之后,该校竟“破例”接收住在5公里之外的民办小学学生,而且数量之大,达到800人。这对我们(买学区房的家长)来说不公平。

还有家长质疑教委的做法

把公办学校的资源,用来安置民办学校的学生资源,这里面是否需要走一些合法的手续和行政审批?

与此同时,被安置的立新小学家长也很愤怒:

一边是立新小学800名高年级学生,一边是勤惜小学400名低年级学生。同一个学校分割出两个区域,人为制造了两块“空间”,容易引发家长之间相互戒备,学生之间相互歧视、恐惧,最终可能让学生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给校园安全埋下隐患。

还有立新小学家长直接挑明了:

我觉得这样就是歧视外来工,你们住的房子学校哪个不是外来工建的?他们说我们搬过去会影响他们孩子的学习成绩。外来工,打工很不容易,谁挣钱都辛苦,不都是为了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吗?换个角度系想想,不要总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

勤惜小学家长反扑:

被告知的是租借安置,并不是合并!何况是被隐瞒到开家长会的那一天都没有通知说有其他小学要过来,很多学生家长为了读宁缺毋滥积分不收的勤惜背了几百万的债就错了?人家也想教育环境好一点氛围好点也错了?立新租约到期整整跟别人打了一年多的官司,不去给孩子找一个就近、方便的地,而把锅甩给政府,政府强制塞进勤惜,没有跟任何家长商量沟通,这就是人性?同样也是,希望换位思考下,到底是谁,好好想想!再谈教育平等,不买3万多一平的房子,人家让你进去读书?始作俑者是谁?

然后众网友掐架,大致分两派:

1)站队勤惜小学学生家长,认为艰苦奋斗买了学区房,资源不应被人“搭便车”抢占;

2)站队立新小学学生家长队,认为存在教育歧视,资源分配不公。

一道隔离墙,究竟隔开了什么?

我们先一起看看涉及到的两所小学的背景情况:


苏州重点公办小学——勤惜实验小学 (图片来源:姑苏文教)

搬迁前的立新小学(图片来源:网络)

从网络资料图看,两所学校硬件条件有着巨大落差。勤惜小学校区2016年才落成,宽敞崭新,设备现代化;而立新小学搬迁前校舍简陋,都是临时简易房,教室太小学生都坐到了门口。

根据公开资料——

苏州勤惜实验小学

苏州立新小学校原创办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七月,为奏办第十七初等小学校,校舍在北街灵迹司堂(现东北街128号)。之后该小学在民国及解放后又几经易名。

2015年,当地易地重建,将其作为一所优质小学加以打造,2016年该校启动招生。

据进入该小学的家长网友透露:勤惜小学一开始就严格划分了学区,只有房产证、户口本地址均在学区内,才能入读。

苏州立新小学

民办的苏州立新小学校创办于2000年,2008年成为合格的外来民工子弟学校,也就是俗称的“菜小”“草小”。

因为没有固定校址,该校经历多次搬迁,在被教委安排租借勤惜小学之前,立新小学一直租用苏州姑苏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姑苏教投公司)的房屋作为校舍进行办学。2017年6月30日,租约到期。姑苏教投公司曾两次要求其限期搬离,但立新小学并没有搬离,也没有寻找他址办学。今年3月,姑苏教投公司将该校诉至法院。今年7月底,法院判决立新小学在15日内腾退房屋。但直至8月16日,立新小学仍未执行判决。之后立新小学占用的房屋被强行上锁“控制”。

与此同时,姑苏区文教委发布公告称,将对立新小学的学生进行安置。姑苏区文教委公告称,根据法院判决,8月16日起,立新小学的房屋、场地腾清,交给租赁方(姑苏教投公司),因此校舍不能正常教学经营。原在校学生安置到勤惜小学内读书,并请学生家长于8月25日、26日报名。

整个事件的两所学校,一个是当地公办的百年名校、重点小学,一个是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菜小”。

问题就出在:长期被社会“低人一等”看待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学校、“菜小”学生全部进入重点小学,让那些本来享受重点小学教育资源的家长感觉被侵权。

而这堵隔离墙,则象征性地维系那些本来享受重点小学教育资源的学生家长的权益。这堵隔离墙,隔开的其实是教育资源,是教育公平

一出闹剧,映射出人心和社会矛盾

说到底,这出闹剧还是归咎于教育资源不均衡带来的社会矛盾,它折射出在这种社会矛盾下的扭曲人心

一个闹剧式、欠考虑的隔离办学之举,令很多学生家长都被动遭受了一番考验。

很多家长会跟孩子讲尊重别人,但自己却没有半点包容之心,坚持所谓的“学区特权”;即便已经明确两所学校独立办学,仍认为教育资源被侵犯;认为重点小学高级正规,嫌弃“菜小”,担心菜小学生会扰乱校风氛围、带坏自己的孩子。

要知道,孩子的未来不是一所重点小学就能包办的。

孩子优秀与否更加依赖于家庭教养和自身的领悟力,即便入读重点小学也不能保证身边全部都是积极上进的好同学,更何况来自立新小学的学生也可能更努力上进呢?凭什么就污蔑人家“菜小”学生会带坏学风,家长如果想要孩子好,就应该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在保证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同时,树立起强力的正义感和应有的爱心。家长是孩子的榜样,如果家长自己就是一个满怀偏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家长,那估计孩子也是这样的孩子。

之前,深圳数百业主拉横幅抗议十数个自闭症家庭入住位于高档小区的公租房一事已经表明,财富已给很多人带来所谓“特权”,这些人正在人为割裂法律所要维护的公平。当勤惜小学家长认为民工子弟小学整体安置进入是挤占教育资源,对他们而言是一种不公,是否意识到他们所谓的教育平权,本身已经挤占了其他人的教育资源?


深圳15个自闭症家庭入住公租房前,遭数百业主拉横幅抗议,称造成他人生命安全

再说作为教育资源调配者的教委、设置隔离墙的勤惜小学管理者,当为师者,却想着便于管理不顾法律程序和道德考虑这样安置,还如何在一群三观尚不健全的小学生面前,为人师表传道授业解惑?


这道隔离墙,势必会产生两边学生的心理困惑。它会加剧子弟学校学生的自卑,也容易让重点小学的学生增添优越感。勤惜小学校长所言“不存在制造学生之间歧视的问题”,真的很难让人信服。

再多说一句, 你不觉得, 这个隔离墙事件就是如今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吗? 七年前,我在北京光华新年论坛第一次听说一个词叫“社会阶层固化”,几位教授忧心忡忡的讲到中国的基尼系数,讲到调研结果:寒门弟子进入北大清华的越来越少。 教授描述的现象和预测,在多年后的今天,一一上演。 

你说, 隔离墙, 隔离了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